邵庄网

热点新闻
首页 健康养生 馆头葡京 - 丝路探行|里海漂流记(2)
发表于2020-01-11 12:27:37
      

馆头葡京 - 丝路探行|里海漂流记(2)

馆头葡京 - 丝路探行|里海漂流记(2)

馆头葡京,精彩回顾:

等到9月18号午饭过后,终于通知媒体团进入登船的程序。从下午3点到晚上9点,又是漫长的通关过程,在土库曼巴希港口见到了落日的余晖,并有战舰与土库曼的战机为我们送行,等待的时间也显得很珍贵了。到了晚上九点,所有车辆的通关手续终于完毕,但因为多停留了一天,每辆车追加40美刀的燃油费与滞留费,这钱交的莫名其妙。

神奇的中医

还好,港口的工作人员也疲劳了,对车辆的检查没有那么严,简单检查了车辆之后就挥挥手,意思可以上船了。但偌大的港口平台,船在哪,我往哪开啊?也没有人指引,只能凭着本能寻找亮光的地方开,终于找到了入口,随即将汽车开入了轮船底层,门口的船员看了登船的证件之后,我们沿着一个大下坡开入了货仓,货仓挺开阔,空荡荡没有任何货物也没有人,地板上有规律地焊着固定环,真的完全自助啊…… 只能凭悟性和自觉停一个自以为合适的位置。

我们依然是自行找路上到甲板,到了船舱内一个类似酒店前台的接待处,为我们发放钥匙。当进入轮船的客房,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,房间布置的十分温馨,印着红白图案的床单,枕套叠放在床上,由客人自行铺床,以示床单被套是干净的。房间里还配有能洗澡的卫生间,还有一个大衣柜,里面叠放着干净的浴巾,还能洗澡,出乎人的意料。房间内空调很好,后来就知道坏处了,全队第二天很多人因为冷热不均而感冒发烧的不在少数。

为此,我在船舱里为生病的队员进行治疗,为高建群老师针刺十宣、耳尖放血,并在头部进行针灸,极大的缓解了高老师的发烧与晕船反应,并教会媒体团队员自我掐揉内关穴,以缓解晕船反应。船里面的外国友人对我的行为十分好奇,不停在问我干什么,我也顺势解释了什么是中医,中医的针灸治疗方法如何操作。同船有一个英国自驾旅游团,他们是从英国伦敦到中国,自驾路线恰巧跟媒体团重合,缘份使然,合影留念。

里海不是海

我们以为船会在夜里行驶,睡一觉就到阿塞拜疆了。谁想到,一觉睡醒,早晨睁眼一看,船依然在原地,未驶出港口!看来土库曼斯坦不好进也不好出啊。打听过后才知道是因为暴风雨,所以船只在港口躲避,待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多,船只启动了,正式开始我们的里海之行。

里海位于辽阔平坦的中亚西部和欧洲东南端,高加索山脉以东,制约着中亚巨大平坦的土地。西面为高加索山脉,东北为哈萨克斯坦,东南为土库曼斯坦,西南为阿塞拜疆,西北为俄罗斯,南岸在伊朗境内,是世界上最大的湖泊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咸水湖。里海与咸海、地中海、黑海、亚速海等,原来都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,经过海陆演变,古地中海逐渐缩小,上述各海也多次改变它们的轮廓、面积和深度。所以,今天的里海是古地中海残存的一部分,并不完全由积水形成,地理学家称之为"海迹湖"。

里海共有130条入海河流,每年入海径流量为300立方公里以上;其中伏尔加河入海径流量为256立方公里,占里海总径流量的85%。里海水域辽阔,烟波浩淼,一望无垠,经常出现狂风恶浪,犹如大海翻滚的波涛。

直击海上抓捕

没想到航行了一个多小时,快到土库曼斯坦边界的时候,轮船抛锚了,又不走了,等待了三个小时后依然未动,大家都不知道原因。正想着,只见一搜悬挂着土库曼斯坦国旗的快艇飘摇的靠近轮船,在附近徘徊,像是想登船。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甲板上的人也被赶回了船舱,就这样,四五个小时又过去了,我们依然能远远看到土库曼巴希港。

小船最后一次靠近之后,我从船舷的窗户看到有两个海关人员带着资料登船了,据目击者称是带走了船上的两个人,不知道是手续不全强行出境的还是有什么问题的,总之还经历了一场“海上抓捕”。

终于,船又开始动了,下午六点,船又开动了,航线的方向刚好直指西落的太阳,终于又有了些希望了。

过关阿塞拜疆

在海上漂流了十几个小时,媒体团于20号凌晨五点终于到达阿塞拜疆。还好,我起的比较早,在船上欣赏了海上日出的场景,也算是小有收获吧。

船上的早餐

谁知道后面的行程依然艰辛,凌晨五点到达港口,直到早晨九点才靠岸,靠岸后所有人员不让下船,阿塞拜疆的海关带着警犬又来查了几遍,核对手续,直到十一点方才允许我们下船。

谁知道,下船后,阿塞拜疆海关只有两个窗口办理入关手续,每次只放行五个人。为了显示我们大中华礼仪之邦风范,我们全队队员自觉组队按顺序排队,但是经历了英国人以及当地人不断的插队后,我也忍无可忍。我问海关工作人员,“到底需不需要排队,我们队伍排在前面,旁边插队的人一个接一个过去,你们管不管?”他们用英语回答“要排队,按顺序”之类的话,但依然没有实际效力。好吧,那我们便自行组织过安检,安排人守在通道的入口杜绝后来者插队,把我们队员一个一个放进去,方才度过了这个无序的安检。

阿塞拜疆海关工作人员对媒体团的行李车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折腾我们把车上所有的行李搬下来,一一安检。我随身携带的药箱也被他们打开了,拿着电子针灸仪问我这是什么,还有艾灸条也不认识。我演示了用法给他们后,方才放我们过关。

就这样,一直折腾到下午五点,我们才办完了出关手续,大家一整天水米未进,十分辛苦。好在当地的向导从巴库的长城饭店打包了中餐给我们送进来,大家把车头当桌子,将饭盒一一铺开,啊!鱼香肉丝,土豆丝,宫保鸡丁,西红柿炒鸡蛋,清炒西葫芦......太香了,这些家常菜一下填补了大家肚子的空虚。吃完饭,傍晚六点钟我们开始穿越阿塞拜疆,奔往进入俄罗斯的关口。

没人能够想到,当天唯一一次饱餐后,等待着我们的,是更艰苦的后续经历......

供稿|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媒体团队医 董博

照片|董博 秦雯 等

编辑| tt

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





上一篇:甘肃博物馆镇馆之宝马踏飞燕要改名? 官方回应
下一篇:深圳重拳整治虚拟货币炒作,“币圈”哭了